第一次看到莊坤儒是在胡同。他就坐在榻榻米靠窗的位子,一個人,安靜地弄著電腦。過去替他水杯加水時,看到電腦上的影像,忍不住開口問他,才知道他是攝影師,是詩鈺(台北Akuma caca)跟他介紹胡同,那天他來台中拍照,剛好有個空檔,於是過來坐坐。

我要求看他的作品,於是他打開檔案,檔案裡的作品有景,有人。我邊問邊看,但大部分的時間是看,因為,很多東西不容語言打擾。看完後,我問他,能不能來胡同展覽,但是我希望是以「人」為主的作品,他答應了。

莊坤儒鏡頭下,那一雙雙直視著鏡頭的眼睛裡,我看到自己或者週遭的人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有許多作品,我必須瞇上眼睛,忍住浮上來的霧氣,那並非震撼,而是一種無法對自己隱藏的情緒。

在快速移動的人生裡,鏡頭擷取了瞬間的靜默,在那些靜默裡,訴說無盡的人生。我們不會知道每一篇故事,但卻在其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感動,那不是灑狗血似的氣血奔騰,而是像一面鏡子,映照的心裡的最底層,深沉地流動。

進門的第一幅作品,是莊坤儒服役時拍下的自己,看到時我無法掩飾我的訝異。相較於現在的莊坤儒,我想這些年來的攝影經歷背後的故事,應該讓他有很多不同的人生體驗,才能讓他有這麼大的改變。

九月,來看莊坤儒看見的世界,看見自己心裡底層的…

whotoge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