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什麼情況下認識淑鳳?印象其實蠻模糊的,勉強能記起來的,應該是在某個晚上、胡同院子裡,幾個人在聊天情形。

第一次知道名片上的圖案是出自淑鳳筆下時,老實說,是有驚訝的。

淑鳳的人,怎麼說呢?大嗓門兒,尤其在電話裡;笑起來有股憨直的傻樣;有時說起話來很直接,直接到讓人有股想拿起板凳起來護身的衝動。
淑鳳的筆,怎麼說呢?望著白紙上的線條,總讓我有個衝動想問那一幅幅的表情:你想說什麼?這問題我問過淑鳳,淑鳳說:我也想知道!

對於淑鳳,知道的不多,知道她收養了很多狗。其中有兩隻怕貓,原因是牠們小時候來胡同時,因為好奇,想跟貓交朋友,結果被黑白打到流鼻血,直到現在已經是成犬的,看到貓還會怕。
店裡中吧檯上,每隔一陣子都會有淑鳳拿來義賣的筆記本,那些是她利用印刷後剩下的紙邊,搭配上她的畫的做成的,除了為了不讓那些被砍下的樹有任何遺憾,不讓自然界的犧牲有任何浪費外,所有義賣的收入都會捐給保護動物的機構。
對於自己作品,她說:看的人喜歡就喜歡,不喜歡我也沒辦法。

一直認為,喜不喜歡一個人,不需要認識對方的很多才能決定。淑鳳,我得說,她的直腸子,讓已經習慣肚子裡拐彎的我有些害怕。但是我決定喜歡這個人,就在我只是粗略地知道一部份的她之後。她提醒著我,那些在我個性裡曾經有過,現在卻不聲不響地逐漸消失的東西。

多年前跟朋友去北美館看橘園珍藏展,朋友問我看得懂嗎?我從沒想過懂不懂的問題,當下我沒回答。走出北美館時,下著雨,已經是黃昏了。我突然對朋友說:「懂不懂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被感動了嗎?」是啊,一張幼稚園娃娃畫的媽媽,有人會覺得不過是一幅塗鴉,但是在某個人眼中,卻是值得珍藏一世的寶貝,價值總會因人而異。

淑鳳的人物,主要是老女人、跟看不出年紀的女人。她們不是世俗眼光裡漂亮的,她們的眼神、臉上的線條、體態,有故事,但是又有一股漠然。那是等公車時,會在你旁邊;或是在路邊等綠燈時,停在你旁邊的車上,在駕駛座上或副駕駛座上的女人臉上,不經意一閃而過的光影。有故事,卻又與你無關,卻也可能正好也是自己的故事。淑鳳的筆,畫出的就是這種極端緊密,卻同時極端疏離的矛盾。至少,我是這麼覺得的。

八月,來看淑鳳的畫吧!或許你會看到過去的自己,現在的自己,未來的自己。我把這次淑鳳展覽的邀約貼在案頭,圖畫裡老老的女人們,我很喜歡,讓人有股放心的安穩。就像淑鳳在自己的部落格裏寫的:
 
時間有了皺紋
帶著某些
快樂
微微的
悲傷
30%的冷漠
話語在微笑裡
慢慢
......


8/24 [日]14:00 座談會

創作者介紹

Whotogether 胡同 

whotoge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EREZA
  • 就是我啦

    寫的真好啊!以後每個人跟我見面時都要攜帶板凳,哈哈!這樣賣板凳的生意會變好,我要投資一下!總之,請大家來看看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