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9.20 Sat.8:30pm~9:30pm

這晚
,巴奈的音樂將伴隨太平洋的風、都蘭灣的月光,
從海洋緩緩地過來,
夏末的夜晚,這樣令人安心的聲音,
就要在胡同唱起歌來。

一起來吧!
帶著安安穩穩的心情,
給自己一些感動,
留給夏天。

你還沒有聽過巴奈嗎?
http://www.panai-pah.com/main.htm

即日起,開始預售門票
每張200元,可換一杯胡同為您準備的飲料
小小的胡同,位置上限為45人。

活動地點:胡同飲集聚場1F
報名辦法:請直接來胡同購票

希望你親自來一趟胡同,你可以來喝喝咖啡,坐一下, 和我們聊聊天 ,還有可以把巴奈的專輯先帶回家預習,好嗎?

whotoge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鑑賞帖...9/01~9/30

我們喜歡的表現方式會隨著心境、年齡、環境等因素改變。

一度自己從來不聽JAZZ演奏曾幾何時卻開始會心一笑.

以前只喜歡古典樂裡頭的獨奏曲或是奏鳴曲形式如今卻對協奏曲和交響樂醉心瘋狂

對於大畫及小畫,我也經歷著同樣的有趣過程

也許很多人覺得迷小小畫不入流,感覺起來像小朋友的作業

我覺得表達自己內心的私密風景時別有一番風味及小尺寸的獨特氣質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一位攝影師,所以大家以為我的展覽是攝影展

其實自己熱愛繪畫這種創作媒材大於攝影,希望大家會喜歡

9/28 [日] 14:00 小畫展座談會
【歡迎於活動當日到現場直接與創作者對談 
並請於活動前預約報名】

whotoge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閱讀帖 9/30 [二] pm07:30



我親愛而不幸的繼承人:


  不論你是誰,很遺憾地,可以想見你閱讀我不得不寫在這兒的描述時,會有什麼樣的反應。這份遺憾有些為了我自己──因為如果這東西落到你手中,我一定是遇到不測,或許死亡,也可能陷入更可怕的處境。但我的遺憾同樣也是衝著你而來,這位我尚無緣認識的朋友,因為唯有需要如此邪惡的資料的人,才可能會讀到這封信。即使你不是我名正言順的繼承人,你也很快就會步上我的後塵──不管你是不是認為我在胡說八道,我都要很痛心地將我本人罪惡的經驗傳承給你。我不知道這樣的命運為什麼會落在我的頭上,但我希望終有一天能夠撥雲見日,找出個答案來──或許就是在我寫信給你的時候,也可能在往後的發展之中。


  一名少女在父親的書房中發現了一本中古世紀的無字天書,這本古書上只畫了一條龍,並且夾了一張寫給「親愛又不幸的繼承人」的字條,從此女孩就身不由己地捲入了中古世紀以來最黑暗的秘密,同時也展開了一場離奇的身世追尋之旅。


《歷史學家》中所描述的吸血鬼卓九勒真有其人,他是瓦拉其亞英勇的戰士,佛拉德伯爵,於1476年死於對抗鄂圖曼土耳其的戰役之中,當地人民對之又愛又怕,既當他是英雄又當他是兇殘的敵人,他最喜歡給敵人處以穿心極刑,作者柯斯托娃將之比喻為史達林。



  本書時代橫跨19301970年代,對土耳其、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匈牙利的歷史、地理、宗教以及文化著墨甚多,全書充滿了善與惡、愛與恨的強烈衝突,並且將大量虛構的小說情節,交織在史實當中。而其中最主要的一條故事線就是,凡是接觸過那本無字天書的人,都會情不自禁地著迷於研究穿心魔佛拉德,並且惹禍上身。



 

whotoge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觀影帖...9/23 [二] pm07:00


1950年代中國解放軍入侵西藏,殺害了百萬的藏人以及1萬名以上的僧侶,而當時藏人總數也不過600萬。以至於現在西藏的中國人比西藏人還多,儘管生活困苦,許多藏族家庭仍舊冒著危險將他們的下一代秘密送到別國接受傳統佛教教育。

從西藏逃出的小孩”Palden and Nyima”,來到風景如畫的喜馬拉雅山中的喇嘛寺,展開他們的僧侶人生…….本片改編真人實事,並由事件主人翁在銀幕前現身說法、演出自己的故事。描述在一個遙遠的藏族村落裡,一群修道院裡的喇叭試著藉由一只衛星接受器,讓當地人民能收看世界盃足球賽的轉播。

當世界盃足球賽在法國如火如荼開打時,遠在喜馬拉雅深山的修道院裡,2個迷戀上足球的小喇嘛將那兒寧靜冥想的氣氛完全打破,修道院上上下下都瀰漫一股對足球的狂熱。

問題是:沒有電視機,沒有衛星接器,他們要如何收看世界盃足球賽的轉播呢?為了能亳無後顧之憂地欣賞世足賽的轉播,對足球瘋熱的小喇嘛想盡辦法要籌募租用費用。整個計劃充分考驗著修道院裡小喇嘛們的團結、機智和友情,處處散發幽默與智慧...

導演宗薩仁波切1961年生於不丹,7歲時被發覺為一代喇嘛宗師轉世,12歲起開始學習佛法,並追隨達賴喇嘛等藏傳佛教領袖學法,宗薩仁波切13歲才第一次看過電視,他沒有受過專業的電視訓練,曾在貝扥魯齊的《小活佛》中露臉演出,最崇敬的電影大師是薩亞吉雷與安德烈塔可夫斯基,他曾拍過兩部短片,《高山上的世界盃》是他的第一部劇情片。

whotoge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時候、什麼情況下認識淑鳳?印象其實蠻模糊的,勉強能記起來的,應該是在某個晚上、胡同院子裡,幾個人在聊天情形。

第一次知道名片上的圖案是出自淑鳳筆下時,老實說,是有驚訝的。

淑鳳的人,怎麼說呢?大嗓門兒,尤其在電話裡;笑起來有股憨直的傻樣;有時說起話來很直接,直接到讓人有股想拿起板凳起來護身的衝動。
淑鳳的筆,怎麼說呢?望著白紙上的線條,總讓我有個衝動想問那一幅幅的表情:你想說什麼?這問題我問過淑鳳,淑鳳說:我也想知道!

對於淑鳳,知道的不多,知道她收養了很多狗。其中有兩隻怕貓,原因是牠們小時候來胡同時,因為好奇,想跟貓交朋友,結果被黑白打到流鼻血,直到現在已經是成犬的,看到貓還會怕。
店裡中吧檯上,每隔一陣子都會有淑鳳拿來義賣的筆記本,那些是她利用印刷後剩下的紙邊,搭配上她的畫的做成的,除了為了不讓那些被砍下的樹有任何遺憾,不讓自然界的犧牲有任何浪費外,所有義賣的收入都會捐給保護動物的機構。
對於自己作品,她說:看的人喜歡就喜歡,不喜歡我也沒辦法。

一直認為,喜不喜歡一個人,不需要認識對方的很多才能決定。淑鳳,我得說,她的直腸子,讓已經習慣肚子裡拐彎的我有些害怕。但是我決定喜歡這個人,就在我只是粗略地知道一部份的她之後。她提醒著我,那些在我個性裡曾經有過,現在卻不聲不響地逐漸消失的東西。

多年前跟朋友去北美館看橘園珍藏展,朋友問我看得懂嗎?我從沒想過懂不懂的問題,當下我沒回答。走出北美館時,下著雨,已經是黃昏了。我突然對朋友說:「懂不懂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被感動了嗎?」是啊,一張幼稚園娃娃畫的媽媽,有人會覺得不過是一幅塗鴉,但是在某個人眼中,卻是值得珍藏一世的寶貝,價值總會因人而異。

淑鳳的人物,主要是老女人、跟看不出年紀的女人。她們不是世俗眼光裡漂亮的,她們的眼神、臉上的線條、體態,有故事,但是又有一股漠然。那是等公車時,會在你旁邊;或是在路邊等綠燈時,停在你旁邊的車上,在駕駛座上或副駕駛座上的女人臉上,不經意一閃而過的光影。有故事,卻又與你無關,卻也可能正好也是自己的故事。淑鳳的筆,畫出的就是這種極端緊密,卻同時極端疏離的矛盾。至少,我是這麼覺得的。

八月,來看淑鳳的畫吧!或許你會看到過去的自己,現在的自己,未來的自己。我把這次淑鳳展覽的邀約貼在案頭,圖畫裡老老的女人們,我很喜歡,讓人有股放心的安穩。就像淑鳳在自己的部落格裏寫的:
 
時間有了皺紋
帶著某些
快樂
微微的
悲傷
30%的冷漠
話語在微笑裡
慢慢
......


8/24 [日]14:00 座談會

whotoge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